學生舉報導師,披露中科院院士申報前的籌備細節——
  一文多投,把已發表的專著拆分後再在自己擔任主編的學術刊物上發表,湊足論文數量;托人尋找“院士推薦人”,並一一上門游說。
  中國頂級專家學術著作撰寫中的諸多細節也得以浮現:“書中三百多幅圖,兩百多幅抄襲。數十幅都是我按照指示從其他書籍上摳下來的,英文說明直接翻中文,沒有註明來源”。
  中科院院士、復旦大學附屬眼耳鼻喉科醫院王正敏教授被舉報了,舉報者是他的學生兼前任助手王宇澄。
  2013年11月8日,王宇澄在北京向中科院遞交了舉報材料,內容涉及論文數目造假、專著抄襲以及臨床試驗造假等多個方面,並指控王正敏利用不規範的專著、論文獲得了院士頭銜。
  2005年,王正敏以耳鼻咽喉頭頸外科學家的身份被增選為中科院院士。
  王宇澄曾兼任王正敏的秘書,是導師在單位最親密的伙伴。王正敏的傳呼機和個人郵箱都一度交由王宇澄打理。
  學生公開舉報導師,而且舉報的對象是院士,這在學術界還是頭一回。近年來,院士評選、資質審查和院士德行規範一直是學界和社會關註的熱點話題。而透過王宇澄對自己導師的舉報,可以管窺中科院院士申報工作的部分細節。
  學生的指控
  王宇澄最主要的指控,是關於著作抄襲。被抄襲者是王正敏的導師,也即王宇澄的“師爺”Ugo Fisch教授。
  王正敏的第一本專著《耳顯微外科》出版於1989年。其中有一百多幅關於如何實施耳部手術的手繪圖,和Ugo Fisch教授的兩本專著中的圖片相同。但王正敏的書中並未註明圖片來源,書中參考文獻里,也未提及這兩本書。“從嚴格學術規範上講,大量引用國外的著作而未註明出處均屬於抄襲。”著名教育學者熊丙奇告訴記者。
  2005年前後,王宇澄擔任王正敏的秘書,目睹了王正敏為當選院士“湊”論文數目的全過程。其做法之一,便是將《耳顯微外科》一書的內容,拆分成14篇論文,發表在《中國眼耳鼻喉科雜誌》(由復旦大學附屬眼耳鼻喉科醫院主辦,創刊於2001年的雙月刊,自創刊起一直由王正敏擔任主編)。在王正敏當選院士時提供的271篇論文中,記者發現,其中還有6篇文章屬於“一稿多投”。
  “對於院士申請而言,這些問題都是不可饒恕的。”王宇澄說。
  王正敏院士的另一位學生劉政(化名)用了“雞毛蒜皮”來形容王宇澄的舉報,他介紹,王正敏在圈內號稱“東方一隻耳”,申報院士的核心材料其實是在“人工耳蝸和內耳細胞損傷修複機制”、“顱底顯微外科”等方面。“大醫院40歲以上的資深耳科醫生都清楚,他的貢獻是不容置疑的”。
  從親密到反目
  王宇澄與王正敏的師生情分開始於1999年。當時31歲的王宇澄離開了南京鼓樓醫院耳科大夫的職位,考取了王正敏的研究生。因表現優秀,他變更為碩博連讀,並獲得留院機會。2003年,王宇澄被聘為王正敏的秘書。
  2003年開始,王正敏開始寫作他的第三本專著《王正敏耳顯微外科學》。王宇澄參與了這本書的出爐過程。王宇澄說:“那本書中三百多幅圖,兩百多幅都是抄襲。數十幅圖片都是我按照王正敏的指示從其他書籍上摳下來的。”
  王正敏從1999年開始就已經申報中國工程院院士,申報了三次院士都沒當選。除了幫導師出版專著,王宇澄當時最緊要的工作就是幫助導師王正敏申報中國科學院院士。王正敏開始帶著王宇澄拜訪院士,爭取推薦。王宇澄說,自己的任務不僅是溝通關係,還會帶上能夠體現王正敏學術成果的書籍畫冊,言簡意賅給院士們介紹,說明這些成果的重大意義。
  “我的親屬還幫助他尋找到了兩位院士推薦人。”王宇澄說,後來推薦王正敏的院士有7位,5位醫學學部院士,還有另外2位其他學部的院士。原本,推薦王正敏的院士中有人過世了,推薦人不足,王宇澄有親屬在中國科學院工作,就幫助聯繫了兩名院士推薦人。
  2005年12月,經過一段焦急的等待,中科院院士增選名單公佈,王正敏順利當選,成為了醫院唯一一位院士,王宇澄也發自內心為導師感到開心。“他是神一樣的人物,我當時根本不會懷疑他的著作有問題。”王宇澄說,直到後來他才發現,當時院士申報材料中存在大量的“水分”論文,甚至是抄襲。
  申報院士成功正是王宇澄與王正敏師生關係的轉折點。
  王正敏的另一名學生劉政也認為評選院士後的“回報問題”是師徒反目的原因,但他是從另一個角度解釋:“王宇澄希望有更多的資源更好的職位,但按照實力來說拿不到,被拒絕”;“王院士其實是個很老派很嚴肅的人,學生平時都不太能跟他親近”。
  “我幫他申請上了院士,他卻拋棄了我。”王宇澄稱,王正敏在當選院士後對自己多方為難,導致他在醫院難以立足,這是他憤而舉報的原因。
  2006年春節過後,王宇澄與王正敏的關係沒有預兆地起了變化。“他主動找到我談話,說外面有人說我們搞小集團,以後你不要到我這裡來了。”王宇澄回憶。
  多名王正敏的同事告訴記者,王正敏有換秘書的“慣例”。此前,王正敏與數任秘書都不歡而散,有的人還因此離開了醫院,避走他處。
  2006年提副教授的王宇澄失望了,第二年才評上——有人說是因為王正敏不支持。
  之後,王宇澄接連遭遇挫折。他未能進入科室的耳科組,提職稱也總被要求“禮讓”。2011年,王宇澄前往瑞士蘇黎世大學進修三個月,跟隨王正敏曾經的導師Ugo Fisch教授學習。學成歸來後,他發現醫院多了新規定,必須進院到達一定年限才能做手術,而他正好在“紅線”之外。王宇澄認為,正是導師在故意為難自己。“我付出了這麼多,你不能這麼對我。”
  王宇澄說自己曾找到導師,希望他高抬貴手給自己一條生路,但王正敏表示這都是醫院領導決定的,他並沒做什麼。
  王宇澄決定反擊。2012年1月12日,王宇澄帶著他搜集的“證據”去見導師,希望王正敏不再為難他。“談完之後,我就被趕去門診了。”王宇澄說。
  一對師徒由此徹底反目。王宇澄開始更大規模地在網絡上披露自己導師、院士王正敏學術造假的信息。
  學界的原罪
  這些指控中,有些是證據確鑿的,比如抄襲;有些則是捕風捉影,比如王正敏博士學位造假——2013年11月12日,蘇黎世大學媒體與公關部負責人Sylvia在給記者的郵件回覆中證實,王正敏畢業之後通過《面神經拉伸受損試驗》的論文答辯並獲得了博士學位。該論文現在在該校圖書館的論文庫里依然可以查詢。
  2012年年初,王宇澄開始向所在的醫院領導反映王正敏學術不端的問題,無果。
  2012年2月,王宇澄向復旦大學學術規範委員會提交了舉報材料。經過了長達一年半的研討之後,復旦大學學術規範委員會出具了調查報告。報告認為,王正敏的博士學位經過國家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的認證,不存在造假行為。對於圖片、內容抄襲的質疑,學術規範委員會認為有大量圖片的確與Ugo Fisch專著中的圖片雷同,這僅僅是“不規範”而已。但因Ugo Fisch教授曾為王正敏的書寫序,這表明原作者無異議,因此不違規。
  復旦大學學術規範委員會的報告認定了王正敏“一稿多投”及在自己學生的論文上署自己名字,並且作為自己學術成果的情況;同時認定王正敏在申報科學院院士過程中,有“不實事求是”行為,報告認為王正敏應就院士申報論文材料中存在不實事求是的做法“向中國科學院做出說明”。
  “這根本就是誣告誣陷。”11月12日,記者撥通了王正敏院士的電話,他語氣略顯激動地謝絕了採訪請求。他說,關於舉報一事復旦大學與中科院都已有調查結論,自己不便多言。對於被學生王宇澄舉報的尷尬,他說自己作為導師,“對這種人沒什麼好說的”。
  如今身在廣東某醫院的耳鼻喉科醫師劉政與王宇澄是師兄弟,始終覺得這是一場利益糾葛下的鬧劇。但他沒否認導師著作的“瑕疵”,只是認為這些不規範是時代的產物,“當年大家都這麼做,這是學界的原罪”。
  (原標題:“我怎樣幫導師評上中科院院士”)
創作者介紹

組合傢俱

zz99zzgs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